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活动
  • “新经济: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要素”学术聚焦——江苏省社科界第十届学术大会综述之二
  •     2016年10月21日,由江苏省委宣传部、省社科联主办,江苏理工学院承办的江苏省第十届社科学术大会学术聚焦专场在江 苏理工学院举行。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成员、副主席徐之顺,江苏理工学院党委书记王建华,常州市社科联副主席叶英姿等出席开幕式。来自江苏省内高校、党校、科研机构的学者及论文作者代表等近百人参加会议, 围绕“新经济: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要素”的主题展开研讨。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南京大学校长助理范从来,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石奇,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恢光平先后就“创新的新要素和新模式”、“中国经济:形势及政策——兼论供给侧结构改革”、“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发展动力转换”等议题做主旨发言。

        以改革促进转型升级,以创新支撑新经济发展

        王建华在致辞中表示:“当前,国际发展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新常态,这对江苏经济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江苏作为全国发展先行省份,在“迈上新台阶、建设新江苏”上已取得较大进展。今后需要结合自身实际,加快推进“新经济”建设,把发展的重心、资源和空间稳步转移到“新经济”的培育上。在此背景下,聚焦“新经济: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要素”这一主题,从理论的维度、以智慧的视角探讨经济新常态下江苏新经济发展所面临的新机遇、新挑战、新模式就显得十分必要。

        与会学者围绕新经济及江苏的发展机遇、瓶颈制约、路径选择等议题展开了广泛交流并认为,当前中国正面临着转型的阵痛期。以资本、土地、劳动力等要素投入为主的传统动能,必将让位于以技术、智力、市场等要素投入的创新动能。这既符合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也是新常态下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效路径。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强化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要素支撑发展新经济,增强产业核心竞争力。

        徐之顺认为,新经济的重要特征是技术水准的领先,通过新技术的转化应用增强产业核心竞争力;新产业和新模式则是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并配备能够促进和引领产业发展的新商业模式;新要素的核心是掌握新理念和新技术,运用新资本和适应新模式的人力资源。他强调,坚持创新发展,就要不断推进科技等方面的创新,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

        数据显示,江苏的技术创新走在全国前列,省区域创新能力连续7年位居全国首位,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0%以上,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比重达到40.5%。徐之顺表示,纳米材料、软件信息、物联网、石墨烯、生物医药等特色产业相继涌现,为江苏新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但与浙江、上海、广东等先进省份相比,江苏的新经济还相对滞后和薄弱,存在一些亟待破解的重点难点。

        面对上述现实,学术理论界应积极加强新经济理论与实践问题研究,建言献策、提供有效的政策建议和有力的学理支撑。学者认为,应围绕新经济发展,进一步把握新发展理念与新经济发展的内在联系;通过关键技术创新,把江苏的资源优势变成现实的新经济优势;搭建平台,运用市场的力量引进稀缺资源,促进各类高端要素、高端产业的集聚;优化投资结构、投资政策和投资环境,真正把各类资本投向新产业新业态。

        创新驱动需要资本性金融保障

        “新常态”的主要特点之一是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创新驱动的核心是科技创新。而科技创新又可分为前端科学发现、中端技术孵化、后端的科技创新成果产业化。由于创新型项目的风险收益特征是有很大概率出现很低的收益甚至亏损、同时有小的概率获得较高收益。因此,在创新过程中需要风险投资家、技术专家、企业家之间的协同,从而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机制。

        “从推动创新的角度看,现有的银行融资形式与创新型项目融资需求之间还难以形成有效衔接。”范从来谈到,金融分为债务型金融和资本型金融两类:债务型金融即现有银行的常见形式,以还本付息为交易形式,无法获取高额回报,自然要努力降低风险,创新型项目往往不具备其对融资对象的要求。而资本型金融可形成资本、股权,对剩余利益有索取权,比较适宜那些几乎没有抵押物但增长更快、风险更高、盈利也更丰厚的创新性项目。

        内源融资是企业创新投入的主要来源,外源融资也不可或缺。而内源融资本质上属于资本型金融;外源融资也分为债务型与资本型两类。

        学者认为,推动内源资本型融资向外源资本型融资发展,能够使创新投资的高风险由少数承担主体向众多承担主体转移,增加风险承担主体以降低或缓解个体风险,通过利益共享来实现风险共担。“因为如此,大量高风险的创新活动才得以实现。”范从来谈到,无论是内源融资还是外源融资,其资金的注入都是以形成资本和股权的资本型金融为主,资本型金融是驱动创新的重要金融安排。他认为,需加快发展资本性融资,从政策层面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打造多层次股权投资中心,推动江苏经济借力资本型金融实现创新驱动。

        引导生产要素流向新经济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阶段,即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叠加在一起,并相互影响、放大和扩散,使得宏观调控难度加大,出现两难局面。简单的刺激经济会与结构调整目标相背离,可能导致通货膨胀压力和金融风险加大。因此,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必然途径。

        学者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目标是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增加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的灵活性及其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供给和需求是市场经济内在关系的两个基本方面。没有需求,供给就无从实现,新的需求可以催生新的供给;没有供给,需求就无法满足,新的供给可以创造新的需求。”恢光平认为,以往中国一些行业和产业没有很好地适应需求变化,产能严重过剩,同时大量关键装备、核心技术、高端产品还依赖进口,国内庞大的市场没有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中国经济真正的问题在于供给侧的结构性缺陷。”石奇谈到,要素价格扭曲导致资源不能有效配置,一些行业投资过度发展。他认为,必须实现财政资金投向优化,侧重于催生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以实质性的改革措施进一步开放要素市场,打通要素流动通道,全面提高要素生产率,优化创新资源配置。

        也有学者提出,去产能能够提升生产要素效率,从而激发经济增长潜力,引导生产要素加速流向新经济,使新兴需求和供给能力持续结合,强化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应充分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法治办法化解产能过剩,为先进生产力腾出发展空间,加快将增长动能由要素、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使持续增长的新动能接续逐渐退出的旧动能,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潘冬、于超)

     

    附:“新经济: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要素”学术聚焦主题发言专家观点:

     

    创新的新要素和新模式(南京大学校长助理、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范从来)

        中国经济走出经济周期下行阶段必须靠创新,尤其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的出现。科技创新具有复杂度高、难度大、可行性低、可采纳性差等特点,使其充满技术、信息、市场和融资风险。从资金的进入角度看,必须优化制度安排,使高风险与高收益相匹配。

        当前,创新投入主要来源于内源融资,然而内源融资并不能充分满足持续稳定的资金投入需要,因此外源融资必不可少。外源融资能够解决创新投资因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所产生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同时也因为剩余索取权的出现使投资者在承受创新项目高风险的同时,获得高收益。需要指出的是,无论是内源融资还是外源融资,其资金的注入都是以形成资本和股权的资本型金融为主,而资本型金融是驱动创新的重要金融安排。

        股票市场是资本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间接性的股权投资是资本金融驱动创新的主要实现形式,包含天使投资、风险投资(VC)和私募股权投资(PE)等机构投资形式。来自这类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具有更强的投资、风险识别和管理能力,无疑是金融方面重要的创新驱动者。因此,机构投资人的培育、发展是我国金融发展的重要方向,尤其是私募、有限合伙制、多轮投资及对赌协议等运作模式。在制度政策层面,要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加大对各类股权投资机构的培育和引入力度,对企业进行全面的股份化改制,建立私募股权投资体系,完善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机制。,在主动与风险资本对接的同时,也要理性地发展政府的引导资金,引导社会资本创业投资,鼓励企业家转型为风险投资家。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发展动力转换(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石奇教授)

        凯恩斯经济学认为要实现充分就业必须抛弃自由放任的传统政策,运用积极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以确保足够水平的有效需求。20世纪70年代“滞涨”的出现使得凯恩斯经济学进退失据,供给经济学应运而生。供给经济学认为是政府管制太多扼杀了创新,税负太重抑制了供给,使得供给侧出了问题。要通过减少政府管制、降低税负等恰当的激励手段让供给变得有效。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供给体系出现了一系列问题:中低端产品过剩而高端产品不足,传统产业的产能和房地产的库存过剩,结构性的有效供给不足,产能过剩的同时负债过高,尤其是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累积。

        结构问题造成要素比价体系的变动,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措施包括采取实质性的改革措施,进一步开放要素市场,打通要素流动通道,全面提高要素生产率,优化资源配置。从化解产能过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降低企业成本、消化房地产库存和防范金融风险五个方面入手,配合五大政策支柱,宏观政策要稳,为改革营造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产业政策要准,准确定位结构性改革方向;微观政策要活,完善市场环境、激发企业活力和消费者潜力;改革政策要实,加大力度推动改革落地;社会政策要托底,守住民生底线。

     

    中国经济:形势与政策——兼论“供给侧结构改革”(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恢光平教授)

        当前中国经济问题的突出表现是经济增长不健康、不均衡、不可持续。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导致民间消费需求增长乏力,经济增长主要依赖投资和出口,造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经济增长方式粗放,过于依赖“两高一低”,同时面临着就业压力和通胀、通缩的双向压力。中国经济过去的高速增长,以牺牲国内消费来支持投资和出口为代价,以牺牲环境和国民福利为代价,脱离了经济发展为人民幸福的根本目的。近年来经济增长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等经济数据也表明,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下行压力加大。

        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主要矛盾集中在供给侧,必须依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有效地解决面临的问题。依靠市场的主体——企业家、创新的主体——企业和科研人员以及改革的主体——官员,点燃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及“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三大发展引擎,更好地实现结构优化、创新驱动和引领制度供给三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在宏观经济政策选择上,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为供给侧结构改革创造良好的环境。

                                                               (整理者:于超、潘冬)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