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5年第51期:构建六大支撑平台 推动江苏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
  •  

      课题负责人:蒋佳琳  中共无锡市委党校教授 

     

      主要参加人:谭  军   吴文勤

     

        [内容提要]“十三五”期间,推动江苏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必须突破多重制约。为此建议构建六大支撑平台,在新常态下探索江苏经济发展新路径。一是“大跨度”合作平台,助推企业“专精化”发展;二是“重叠式”支撑平台,助推企业“跨界化”发展;三是“云平台”支撑平台,助推企业“智能化”发展;四是“产业金融”支撑平台,助推经济“众创式”发展;五是“精细政策”支撑平台,助推经济“内生性”发展;六是“柔性考核”支撑平台,助推经济“伙伴式”发展。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江苏为全国改革发展探路”的指示精神,推动江苏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在“十三五”期间,要加快构建支撑平台,激发企业活力,让更多新经济增长点成为助推新江苏建设的引擎。

      一、目前江苏经济发展面临多重制约

      1.“专精化”发展受空间和时间制约。工业化后期,普通产品的产能过剩会进一步加剧,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专精化”发展。但一方面,“专精化”发展可能会导致市场空间较为狭小,随着技术和工艺复杂性增加,关键技术突破需要较长时间,许多企业难以承受较长的“寂寞期”。另一方面,“专精化”发展需要大量专注问题解决的企业家和技术专家以及长期合作的专业化团队,这些都将直接影响到企业“专精化”发展。

      2.“跨界化”发展受资源和规制制约。江苏尤其是苏南民营企业大多靠做零部件起家,往往专注于某一细分领域,企业发展规模和效益往往由下游企业发展状况所决定,难以做大做强。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和消费结构的变化,许多企业都计划进军养老、休闲、康复、旅游和文化等产业。但由于这些产业发展需要大量的土地资源和公共资源,市场机制难以有效发挥作用。目前这些产业(事业)发展的主体大多是财政“兜底”事业单位或地方国资企业,社会资本进入迟缓,产业发展绩效不高,居民的多元化需求很难得到满足。

      3.“智能化”发展受成本和就业制约。面对劳动力成本上升、资源环境趋紧、资产泡沫化显现、投资效率降低、出口增长受阻、高技术创新领域受发达国家打压等现实约束,加快制造业的“智能化”步伐将成为工业化后期江苏产业发展的最佳选择。制造业的“智能化”发展不宜采用“运动式”推进,只有从构建有效“云平台”、把制造业做精、降低企业信息化成本入手,才能有效抵冲劳动力成本升高的劣势。制造业“智能化”发展不能在所有环节都实行“机器替代人工”,要考虑江苏整体就业情况进行稳步推进,在关键和核心环节同步实现人力资源高端化。

      4.“众创式”发展受团队和资金制约。众创空间建设不仅要解决场地和环境问题,还必须解决“人、资金从哪里来?怎样组织有效的团队?”等问题。解决工业化后期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必须集聚各种专业人才、形成专业团队、加强不同专业团队协同创新。众创所需资金不能主要靠政府投入,必须通过大力发展产业金融,才能实现“智力产业化”的惊险一跳。不能将产业金融一概看作虚拟经济,发展产业金融不仅有利于实体经济转型发展,拓宽企业融资渠道,更是“智力产业化”的催化剂。

      5.“内生性”发展受品牌和政策制约。工业化初中期劳动力、土地、环境资源无限供给,资本是劳动力、土地、环境资源开发的主导性资源。而在工业化后期,尚有开发潜力的市场主要是精神损耗补偿性消费市场(如:大众化特色餐饮、文化、旅游、休闲、娱乐等)、生命损耗补偿性消费市场(如:教育、医疗、养老、养生、保健服务等)和部分体力消耗补偿性消费市场(如:安全食品、便捷交通、优质家政服务、应急服务等)。因这些消费具有很强的不可逆性,品牌资本和信誉资源非常重要。目前品牌资本和信誉资源主要在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社会资本进入很难突破这一“无形屏障”。

      6.“伙伴式”发展受理念和考核制约。工业化后期大规模产业资本投入领域逐步缩小,企业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市场机制的作用领域逐渐向金融、教育、医疗、养老、文化、科技等方面拓展。目前我省乡镇财政运行支出中,有三分之二左右是教育、卫生、公安方面的人头费用。有的中心镇卫生院在新一轮医改之前,每年有200万元左右的赢利,医改后采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运行模式,政府每年要补贴3000多万元。目前“公私伙伴式”发展主要在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在金融、教育、医疗、养老、文化、科技等领域受传统理念、考核机制、民生投入预算刚性和监管担责等因素制约。

      二、构建江苏经济发展支撑平台的对策建议

      1.“专精化”发展+“大跨度”合作。一是加快深化创新体制改革和新兴产业扶持政策优化,使分散、重复、封闭、“碎片化”的科技资源和产业扶持资源能聚焦使用到自主性较强的“专精化”企业和产业发展上。二是鼓励民营企业通过加快与国企进行股份合作获得稀缺的市场资源,积极参与境外优质资产的并购、重组获得技术资源和品牌资源。三是鼓励制造业企业加强与科研院所的长期合作,获得“专精化”发展所需的人才资源支撑。四是加快企业家和技术专家培育步伐,对专注问题解决的企业家和技术专家予以大力褒奖,营造企业“专精化”发展的良好氛围。

      2.“跨界化”发展+“重叠式”支撑。一是进一步明晰政府推动社会事业发展的路径和责任。摒弃政府直接供给的传统模式,最大限度地满足广大群众多元化、个性化需求,降低社会资本和机构进入门坎,加快制订相关产业系统性的规制,强化政府“保障员”和“裁判员”责任。二是在审批过程中尽早实行从“串联式”审批、多头监管到“并联式”审批、唯一监管。三是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社会领域中资源配置过程中的作用,放大公共资源、财政资源在相关产业发展中的“撬动”效应。

      3.“智能化”发展+“云平台”支撑。一是“十三五”期间应统筹全省分区域、分产业的“云平台”建设,防止新一轮低水平重复建设。二是利用江苏优质的高校资源,探索实施“制造业企业人力资源高端化工程”。三是通过建立精准的企业信息化成本、“机器替代人工”和就业供给运态分析等监测系统,进行灵活、有效的动态决策。

      4.“众创式”发展+“产业金融”支撑。一是建设一批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创客孵化型、专业服务型、投资促进型、培训辅导型、媒体延伸型众创空间,为创新者提供多元化的平台。二是设立专业金融园区试点,大力发展产业金融,规范产业金融运行。三是加快建立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管理权“三权分离”制度,让企业获得使用权,创新者个人获得收益管理权,让创业者“合理合法富起来”。四是积极破除科研人员单位和部门“所有制”的界限,帮助他们从身份、资历限制等桎梏中解放出来,加快实现江苏创新创业人才资源配置的市场化、国际化步伐。五是积极推广“一家领军企业+聚才社会平台+一批关联企业”的集成创业模式、“本土企业+高端人才+创新项目”的企业创新模式、“一镇一院一产业”的产业提升模式。

      5.“内生性”发展+“精细政策”支撑。一是加大对标准、专利、创意、设计、工艺、品牌、市场网络、营运服务等软资源形成环节的投入,在这方面江苏已有了一定的存量优势,但扶持政策需进一步精准。二是加大对软资源市场化获利路径相关的环境、制度和政策方面投入。工业化后期开发尚有潜力的市场,需要的人才多元、涉及市场主体多样、分布空间广泛、利益诉求各异,要求区域经济发展系统要更加精明和精巧。三是产业政策重心从扶持企业、选择产业转向激励创新、培育市场,产业政策以“完善市场制度、补充市场不足”为重点,政府的作用主要是增进市场机能、扩展市场作用范围并在公共领域补充市场不足。

      6.“伙伴式”发展+“柔性考核”支撑。一是深化PPP运作模式。探索在金融、教育、医疗、养老、文化、科技等领域采用“公私伙伴式”发展模式,在确保不影响民生福祉水平的前提下,进一步提高财政资金投入社会领域产出效应。二是优化政府绩效考核指标。目前各种考核指标庞杂繁多,既有部门性的,也有综合性的,许多指标考核的是中间性、行为性的,比如:服务业的投资量、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应在把控几项主要考核指标的前提下,允许地方政府在“柔性化考核”下大胆创新。固化的考核机制将会使发展模式的制度优势消耗殆尽,模式衰退逐渐显露,丧失转轨的最佳时机。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