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5年第48期:四大自贸区政策比较和江苏策略
  •   课题负责人:徐康宁,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内容提要]目前,我国已有上海、天津、福建、广东等四个自贸区,它们在功能定位、贸易投资政策、金融政策、产业发展政策等方面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这为江苏学习自贸区、发展自贸区带来了有益启示。建议采取“三步走”策略,逐步从对接自贸区,过渡到推广复制自贸区成功经验,直至最终申报创建江苏自贸区。首先,要创新对接方式,鼓励推动政府、企业、开发区融入上海自贸区;其次,要创新体制机制,推动自贸区成功经验在局部试点平台的先行先试和全省范围内的全面复制推广;再次,要创新开放载体,把握机遇,找准定位,先打造升级版综合保税区,进而选择具备条件的地方适时申报江苏自己的自贸区。

     

      目前,我国已经批准成立了上海、天津、福建、广东等四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自贸区),其功能定位各有侧重,发展政策也有所相同。四大自贸区的创新做法,为江苏带来有益启示。

      一、四大自贸区功能定位与政策比较

      1.功能定位比较。上海自贸区的目标是建设成为具有国际水准的投资贸易便利、货币兑换自由、监管高效便捷、法制环境规范的自贸区,政策与经验强调可复制、可推广性,突出了对全国其他地区的示范效应。天津自贸区定位于服务和带动环渤海经济发展和京津冀区域协同,打造北方的国际航运中心、区域金融中心。福建自贸区立足台湾海峡两岸、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着眼于打造两岸海洋经济、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等合作示范区及“海上丝绸之路”布局建设的前沿阵地。广东自贸区依托毗邻港澳的区位优势,立足珠三角城市群强大的集聚效应,目标是建设成为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和全国新一轮改革的先行地。

      2.贸易投资政策比较。上海自贸区的特点是投资开放度高,在金融、航运、商贸、专业服务、文化服务等领域全面开放,同时改善自贸区内行政管理体系,先行推进贸易便利化。天津自贸区支持企业及个人开展多种形式的境外投资合作,积极探索服务贸易发展的新途径和新模式,鼓励航运物流业投资,全面提升进出口便利。福建自贸区积极拓展新型贸易方式,提升航运物流服务功能,探索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航运发展制度和运作模式,率先推进与台湾地区投资贸易的自由化便捷化,同时扩大对台服务贸易开放,促进闽台服务业要素自由流动。广东自贸区投资贸易政策与上海、天津、福建有很多共同点,但更加强调对粤港澳经济合作的作用,尤其是促进服务业要素在三地之间自由流动。

      3.金融政策比较。上海自贸区金融政策有较多的特殊性和前瞻性,对金融市场的成熟度要求高,强调金融业务及产品的创新。天津自贸区积极推动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发展,把保险业务创新和融资租赁行业当作天津金融发展的重要方向。福建自贸区推动两岸金融合作先行先试,在对台小额贸易市场设立外币兑换机构,鼓励台湾省的银行在试验区内开设分支,开展业务。广东自贸区更加注重珠三角地域特色,推动金融创新,实现与港澳地区投融资汇兑便利化,允许不同层级、不同功能的金融机构进入自贸区提供金融服务。

      4.产业发展政策比较。上海自贸区的核心产业是服务业、金融业,未来将打造金融、集中保税展示交易中心、文化贸易平台三大板块,以国际贸易、金融服务及金融产品创新、航运服务和专业化服务业为亮点。天津自贸区侧重于融资租赁、航运物流、保险业务以及装备制造、信息技术等高端制造业。福建自贸区重点打造台海地区旅游城市、先进制造业基地和通往东南亚的国际航运中心,重点发展对台服务贸易。广东自贸区依靠邻近港澳及东南亚的区位优势和自身产业发展特征,力争加快高端工业集聚,提升制造业附加值,同时融合对接港澳的旅游业、文化产业。

      二、江苏对接自贸区、发展自贸区的策略

      以上分析表明,四大自贸区在功能定位与政策上虽各有侧重,但也有着共通之处,如将服务业与金融业开放作为自贸区持续发展的核心,将制度创新作为自贸区发展的首要任务,坚实的高端产业基础是自贸区竞争力的来源,独特的区位优势是自贸区建设的必备条件,等等。结合江苏优势,江苏对接自贸区、发展自贸区可以采取如下策略。

      1.创新对接方式,主动融入上海自贸区。(1)建立全方位的政府间对接与合作机制。一是建立常规化的组织协调机构,负责对接上海自贸区工作的整体设计、统筹协调、全面推进、督促落实;二是建立部门间的交流机制,建议组织部门选派年轻后备干部去上海市相关部门或浦东新区对口部门实习交流、学习经验。(2)制定鼓励企业对接自贸区的分类辅导方案。一是帮助企业熟悉国际投资贸易规则,各级商务、海关、检验检疫等部门要主动深入重点外贸领域,开展自贸区基本知识、基本政策宣传辅导,培养企业的国际化视角;二是引导省内企业有序实施“走出去”战略,鼓励我省优势企业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办事处或营销机构,享受自贸区优惠政策,提升企业外向程度;三是扶持企业招揽熟悉自贸区规则的人才,对一些能够胜任国际化商务、金融、科研工作的复合型人才,在落户、购房、子女入学等方面予以政策倾斜。(3)推动各级开发区承接自贸区辐射和转型升级。一是加强省级以上开发区与上海各类平台的对接,就投资、贸易、政策及管理模式等进行消化吸收,主动接受辐射效应;二是充分发挥我省在“一带一路”中的区位优势,发挥在长江航运线、在京沪、陇海铁路线中的枢纽作用,与其他省区积极合作,创造更加广阔的纵深腹地。尤其是我省苏北地区,工业基础相对薄弱,应加强与上海自贸区先进制造业的对接,建议地方政府牵头,赴沪开展定点招商,通过会议和展览促进苏北-上海合作。

      2.创新体制机制,推进自贸区成功经验复制和先行先试。(1)推动局部试点平台先行先试。一是海关特殊监管区。建议选择张家港保税港区和太仓综合保税区作为试点平台,推行一系列贸易便利化的创新措施,包括一站式服务、先进区后报关、通关无纸化、全新卫生检疫措施等,同时在其空间范围内发展新型贸易模式,如保税展示、跨境电商等。二是工业园区。可考虑苏州工业园或昆山深化两岸产业合作试验区,可以试点的措施包括电子围网管理、简化审批流程、加快物流运作、基础设施升级完善等。三是金融业集聚区。可选择苏州环金鸡湖金融集聚区或南京河西金融集聚区,打造区域金融中心,与上海错位发展。采用税收优惠、放松管制等手段,鼓励民营和外资金融机构进驻试点区,并尝试在试点地区移植上海自贸区业已开展的金融创新业务,如已在上海实施的FT账户。在不违反现有全国性金融管制措施的前提下,鼓励涉外理财,优化国际结算网络系统,推广跨境贸易的网上银行服务。(2)加快全省范围内的复制推广。一是创新投资管理制度与负面清单,在清单内容的制定中,注意自贸区政策与行业规定、技术标准等相协调匹配,避免因为两者口径宽松有别,导致投资企业无所适从;二是积极推进贸易便利化,申报、查验过程中精简流程,放行加快,鼓励跨境电子商务的推广,鼓励贸易企业在商业流程、贸易技术方面大胆创新;三是转变政府职能,政府部门加强对企业的服务,减少事前审批,转为备案监管,促进贸易投资流程快速高效,节省企业成本,完善信息平台和企业征信系统等。

      3.创新开放载体,积极筹划申报具有江苏特色的自贸区。(1)把握“一带一路”机遇,找准自贸区发展定位。首先,要合理定位,打造符合江苏特点的自贸区。我省苏州、无锡、南京等地有良好的先进制造业基础,而南京软件外包业发达,能实现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两业”互动。因此,在功能上,我省自贸区应定位于全球先进制造业创新基地和高新科技服务业增长极;在产业上,不妨定位于先进制造业和软件服务外包。(2)打造独具江苏特色和优势的升级版综合保税区,为创建自贸区奠定基础。选择某些城市的特定片区(如苏州工业园、苏州综合保税区或者连云港港区),复制借鉴自贸区建设经验,在原有基础上不断进行功能升级,由原先的制造业功能、港口运输功能逐渐扩大到保税仓储、快捷通关、金融业务创新等,在兼顾自贸区功能的同时更好发挥江苏产业优势。(3)加强资源整合,突出区位优势,合理选址布局,选择具备条件的地方适时申报自贸区。一个方案是以苏州为重点区域,其优势在于苏州经济水平和开放程度高、产业基础好,且离上海近,易于实现苏州-上海的同城化发展,但其不利条件在于与上海在区位上产生重叠;第二个方案是申报连云港自由贸易港区,优势在于连云港作为“一带一路”交汇点,战略地位突出,但劣势在于自身产业竞争力不强;第三个方案是借鉴福建、广东自贸区模式,考虑苏州+南京+无锡(常州)打包申请,依托苏南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这将对全省经济带来较大辐射。  



社科联微信

社科联微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