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5年第47期:借鉴发达经济体转型升级经验 增创我省开放型经济新优势
  •    课题负责人:张二震  南京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

        [内容提要]本文总结了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等发达经济体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的成功经验,并结合我省实际,提出江苏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建议:1.借鉴日、韩和台湾地区等经验,以企业国际化为主体,加快推进“双向开放”;2.借鉴新加坡经验,以城市国际化为载体,集聚全球高端生产要素;3.借鉴日本和“四小龙”经验,实施人才国际化战略,从依托人口红利转向开发人才红利;4.借鉴新加坡和台湾地区经验,切实转变外贸发展思路,推动由外贸大省向外贸强省转变;5.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转型升级提供制度保障。

     

      开放型经济是江苏经济的“牛鼻子”,以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带动江苏经济创新发展,是江苏发展的一大优势。借鉴发达经济体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成功经验,对于增创我省开放型经济新优势有重要意义。

      一、部分发达经济体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的成功经验

      二战以后,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我国台湾地区,是国际上公认的开放型经济体转型成功的“典范”。

        1.日本产业发展的雁型模式。二战后,日本通过引进和吸收发达国家先进技术,发挥后发优势,从外贸角度看,实现了“进口—进口替代—出口”的赶超发展,完成了出口商品从纺织品向资本、技术密集型产品的升级。从产业角度看,表现为承接国际产业到产业外迁的动态演进,被承接和传递的产业依次遵循劳动、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模式。这就是日本产业发展的雁型模式。日本产业外迁的典型特征是海外出口基地型投资,即大量引进日本原材料和中间产品,利用当地廉价劳动力加工组装后出口第三国,占领当地市场,形成研发在日本,生产在海外的分工格局。在淘汰落后产业和发展高端产业的同时,带动了国内资本品出口,改变了日本进出口结构,使日本成为东亚地区的领头雁。

        2.韩国的大型企业集团战略。20世纪70年代后,韩国的劳动密集型出口产业,遭到中国与东盟国家更为低廉产品的竞争,面临成本增加、产品竞争力下降问题,陷入需求萎缩、增长乏力甚至衰退的困境。为此,韩国政府采取各种财政税收、信贷、贸易、土地使用等优惠措施,扶持大型企业集团发展,促成了三星集团、SK集团等一批跨国公司巨头。自80年代以来,韩国确立产业结构高技术化发展方向,以大型国际化集团企业为中心进行产业结构组织升级,提高了参与全球分工的能力。

      3.新加坡的服务贸易转型发展战略。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末,随着中国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劳动密集型出口制造业快速发展,新加坡的劳动密集型出口工业失去优势,外向型经济受到冲击,迈出了由制造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的步伐。新加坡政府提出依托城市建设和管理的城市国际化,重点带动国际金融、国际通讯和国际服务贸易等产业发展的战略思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促进其服务业发展,逐步实现向现代服务型经济转型。例如,通过提供税务优惠,鼓励外国金融机构在新设立机构和提供高成长、高附加值金融服务,鼓励跨国公司在新设立全球总部、地区总部等,成功地将新加坡建设成为东南亚重要的金融、运输、世界电子产品和国际贸易中心。

      4.台湾产业整体迁移发展模式。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由于台币升值、通货膨胀压力,工资、土地等生产成本大幅提升,环保要求提高,加上劳动力短缺、社会福利诉求增加等因素交互影响,台湾部分传统劳动密集和高污染工业生存困难,台商掀起了到大陆投资的高潮。台湾对外投资中最具有特色的是“中心卫星厂制度”,即中心厂家向岛外投资,会带动中下游大批卫星厂家外移;同样,中下游的卫星厂家群对外迁移,也会促使上游中心厂家对外投资,因此台湾产业转移呈现整体性、行业性的特点。台湾在对大陆产业转移的同时,将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核心环节留在岛内,在此过程中形成了高效的政府服务、便捷的通关、优惠的税收体系及现代物流和金融的集聚,带动第三产业发展以及劳动力转移,构筑了全球生产网络,加快了台湾经济国际化转型进程。

      二、江苏如何借鉴经验,增创开放型经济新优势

      1.借鉴日、韩和台湾地区等经验,以企业国际化为主体,加快推进“双向开放”。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经济转型升级经验来看,都实施过“走出去”战略,实施“双向开放”。江苏已经进入“双向开放”新阶段,加快企业“走出去”,不仅限于转移丧失比较优势产业、获取目的国物质资本、或获取稀缺矿物资源,更在于通过“走出去”就地利用他国先进生产要素,服务国内研发能力提升,促进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升级,充分利用资本、技术、产品、品牌等纽带,掌控所在地的生产环节,将国内价值链延伸至国际市场,逐步布局全球价值链,从前一轮价值链“被动参与者”向全球价值链“主动构建者”转变。但是,目前江苏开放型经济面临着企业国际化“短板”,没有具有主导全球价值链能力的跨国企业,缺少像华为、海尔、格力等这样的国际化企业,更需要以企业国际化为主体,加快推进“双向开放”。

      2.借鉴新加坡经验,以城市国际化为载体,集聚全球高端生产要素。新加坡依托高度的国际化城市作为积聚高端生产要素的重要平台和载体,成为电子信息、生物科学和工程的重要国际化基地。国际化城市往往是创新驱动发展的城市,它既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中心,又是一国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最具活力、动力和凝聚力的所在,也是全球化企业开拓全球市场的载体,是吸引全球化人才的主战场。从这一角度来看,江苏要顺利实现转型发展和打造开放型经济新的竞争优势,要借鉴新加坡经验,在未来一段时期内至少形成1-2个具有较强影响力的国际化城市,树立高度开放的城市形象,拥有国际化的功能设施、城市管理、良好的创业环境和宜居环境,为集聚全球高端要素打造重要载体和平台。

      3.借鉴日本和“四小龙”经验,实施人才国际化战略,从依托人口红利转向开发人才红利。初级、粗放式开放型经济发展主要依托“人口红利”,转型升级则需要“人才红利”,这是在传统低成本优势丧失后增创新优势的关键。从既有转型成功的经验看,都实施过并仍在实施“人才国际化”战略,一是通过大力发展教育等途径培养,二是从国际上吸纳。韩国政府从20 世纪70年代开始大力推动了一系列国际化人才培养政策,日本则制定了外国科技人员招聘制度等。由于高级化和专业化人才跨国流动性更强,使得“人才红利”具有真正国际化意义。江苏必须加快、加大实施人才国际化战略,从依托人口红利转向开发人才红利。为此,需要打造宜商、宜人、宜居等综合环境优势,以吸引和集聚“外智”。

      4.借鉴新加坡和台湾地区经验,切实转变外贸发展思路,推动由外贸大省向外贸强省转变。从外贸角度看,日本和“四小龙”开放型经济转型,是实施“高端化”发展战略。我国台湾地区通过产业整体转移,将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核心环节留在岛内,实现了资本和高科技密集型产业成长迅速,构筑了外贸“高端化”发展的产业基础。新加坡在面临劳动密集型出口工业失去优势的情况下,将外贸发展从依托工业转向服务业,在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和高端化中实现了服务贸易大发展。为此,我省要推进外贸转型发展,需要加快提升传统出口产业和发展先进制造业,并抓住服务业“全球化”和“碎片化”重要战略机遇,发展服务贸易,把服务贸易作为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平台,转变外贸增长方式、优化外贸结构和战略举措,实现服务贸易跨越式发展。

      5.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转型升级提供制度保障。以制度创新为开放型经济转型注入持久动力,是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共性特征。中央出台的《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指出:要创新外商投资管理体制、建立促进走出去战略的新体制、构建外贸可持续发展新机制等。贯彻和实施《意见》,构建江苏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要在厘清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基础上,通过政府机构改革,转变政府职能,核心是改革行政审批制度,简政放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并充分发挥政府服务型作用。同时,要加快完善要素有序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消除要素跨区域跨行业流动壁垒,发挥价格对市场的调节作用;对外要加快外资政策和投资准入的负面清单制定,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加快改革对外投资的审批体制,提高审批效率等。此外,促进我省开放型经济转型发展,还应与“一带一路”战略对接起来,把握机遇,拓展开放型经济转型发展新空间。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