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活动 > 学术大会
  • 教育公平与民生幸福——省社科界第九届学术大会综述之一
  • “教育与社会学”专场

     

     

        2015年11月11日-12日,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社科联主办,江苏师范大学承办的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第九届学术大会 “教育与社会学”专场在徐州召开,主题是“教育公平与民生幸福”。来自高校、党校、科研机构等50多个单位160余人与会研讨。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燕文等出席学术大会开幕式的领导听取了4位专家的大会主题演讲。
        本学术专场分为大会主旨报告和分会场交流两个阶段。会议第一阶段,有4位专家学者作了大会主题演讲,分别是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谈松华教授、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社会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春光教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冯建军教授、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陈琳教授(演讲提纲附后)。会议第二阶段分为三个分会场进行专题性交流,三个专题分别为“互联网+教育:理论与实践创新”、“社会治理精细化与公平”和“智慧教育:先发优势引领发展”。


        “互联网+”时代的教育需要理论与实践创新
        与会代表认为,当前全球社会已进入到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的普及使得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学习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革,这既为教育发展提供了机遇,也为教育发展带来了挑战。把握机遇、应对挑战,需要借助理论和实践创新。

     


        南京师范大学副研究员曹叔亮提出,为顺应“互联网+”时代的潮流,应借助现代化的教育手段推动教师“乐教”,通过“乐教”促进学生的“乐学”。乐教和乐学是辩证统一的,其旨归是教与学的自由、个人发展的自由、个体生命的自由。
        江苏理工大学副教授尹伟指出,教育者应坚守学生立场,彰显道德教育应有的人文关怀,培养和激发学生的道德需要,倡导道德教育的合格性评价,在道德中培养道德,在合作中培养合作。
        江苏师范大学副研究员朱景坤指出,应树立大学教师发展理念,通过建立完善的教师专业标准、创建学习共同体、强化教师赋权等发展策略促进教师发展。
        淮阴工学院副教授刘朝武提出,针对高校贫困生资助领域公共政策的时间滞延问题,应提前做好贫困生资助公共政策议题的设置、加速对贫困生资助公共政策形成决策、提高贫困生资助公共政策运行的速度和效率、及时做好贫困生资助公共政策的评估和反馈以弥补政策执行偏差。


        以精细化社会治理促进社会公平

     


        社会公平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而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石。与会代表普遍认同在当下若要维护社会公平,要实现教育公平,都需要通过精细化管理来实现。对于社会公平问题,江苏省委党校冯治教授提出,可以通过增加农民的“幸福文化教育资本”来促进社会公平,也即在推动“农民市民化”的过程中开展“在地型”的技能培训,如此既留住了乡村文化的根脉,又提升了农民的整体素质。苏州市委党校杨文副教授提出,可以通过积极推动政府行政管理部门与基层群众的互动来促进社会公平建设,在此过程中既要做好政府部门的权力梳理,又要厘清基层组织的职责事项,同时要健全基层群众的自治机制,如此三项有机融合可以促进社会公平。宿迁市委党校崔建国博士提出通过加强农村养老保障来促进社会公平,也即转变“从倚重家庭养老向发展社会养老”的观念,调整“从普惠制到特惠制”的方式,转变“从社会包揽向受益人投保”的策略来促进养老保障。苏州大学赵蒙成教授提出,可以通过体制创新、组织创新、保障创新及教育培训来提高新生代农民工的就业质量。
        公民道德建设是社会公平中的核心话题。中国矿业大学罗肖泉教授指出,在社会公平建设中要建立更多的“道德朋友”,而在现代社会中,持有不同道德前提的“道德异乡人”也可以成为“道德朋友”。构建现代社会“道德异乡人”信用关系,应当基于传统诚信文化积极因素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刚性制度建设,同时推动社群组织发挥积极作用。
        对于教育公平问题,与会人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南京农业大学杨建国副教授指出,教育公平断裂的原因在于部分地区政府责任的迷失,也即在一些地方政策制定的城市化取向忽视了乡村社会的话语权,注重教育管制而放任了服务职能的旁落,以及向往教育的经济理性而冷漠了教育的社会效益。而维护教育公平的策略乃在于匡扶政府的责任,也即重铸政府理念、转变政府职能、完善政策法规,以及引入教育问责。江苏警官学院汪海霞副教授提出,为促进教育公平,政府在教育政策制定时要以各种利益相关者的广泛参与为基础,以实现与教育政策相关的不同主体间利益“最大公约数”为宗旨,为此需要完善教育政策的回应机制。中国矿业大学娄明阳博士提出,在推进教育公平时应加入马克思主义人学考量,坚守教育理想,怀揣高尚情怀,坚持以人为本,倡导学术性和公益性相结合,发挥教育共同体成员的主观能动性,左立营造良好的内外部教育环境。
        南京师范大学李海龙博士认为,高等教育的改革也需要重新进行理论上的积累,否则只会变成没有时间表和路线图的资源消耗的循环。从社会学的视角来看,高等教育的治理需要以构建想象的共同体为基础,从身份到契约为路径,最后寻找并维护治理参与者共同的利益为底线。核心在于塑造不同的价值主体的统一信念,以平等的身份实现效率,并防止走向无理性的边缘。唯有沿着一定的逻辑与规律进行,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才有希望。


        以智慧教育引领发展

     


        从教育信息化走向智慧教育,是教育发展的大趋势,在新的教育发展大潮中,江苏省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与会代表普遍认为江苏省要紧紧抓住在智慧教育方面的先发优势,加速在理论和实践方面寻求大的突破,以更好地引领我国的智慧教育,并推动我国的智慧教育引领世界。江苏师范大学教授陈琳提出智慧教育是高度教育信息化支持的教育新形态,是中国引领世界教育的世纪机缘。在久远漫长历史时期曾长期引领世界教育的中国人,要紧紧抓住这久违的整体引领世界教育的机遇,科学谋划,精心设计,从速行动。中国引领世界智慧教育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我国已在局部引领智慧教育,现在要加快由局部引领向整体引领的转型和发展。
        对于智慧教育体系,江苏师范大学杨现民副教授认为其总体架构可以概括为“一个中心、两类环境、三个内容库、四种技术、五类用户、六种业务”,即智慧教育云中心,智慧校园和智慧城区环境,学习资源库、开放课程库和管理信息库,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泛在网络的技术,教师、学生、家长、教育管理者和社会公众是五类用户,智慧教学、智慧学习、智慧管理、智慧科研、智慧评价和智慧服务是六种业务。
        江苏师范大学王帆副教授提出,随着智慧教育时代的逼近,众传知识将成为时代重要的知识诉求,创生和构建众传知识成为教育研究的重要课题,“零存整取”是创生众传知识的核心方法,主动分享能够创造碎片化知识,协商的目的在于获取知识之间的关联,重构是众传知识创生的关键。江苏师范大学程岭博士提出,构建时代需要的反思新模式乃是适应教育发展的关键,而新的反思模式要就有智能感知、智能挖掘、智能预测、智能适配、智能呈现和智能省察等特点。
        本次学术大会“教育与社会学”专场共收到论文218篇,经过专家认真评审,评定一等奖论文22篇,二等奖论文45篇。

     

     

    附:“教育与社会学”专场主题发言专家观点:

     

        教育公平的现实选择(谈松华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教育公平对社会公平具有基础性和长远性作用,是社会从生存向发展转型中人民的重要期盼。社会公平是教育公平的前提条件,当前我国公布的基尼系数表明社会不公平的存在,并由此导致了教育不公平。但也不能简单地把社会不公看成是教育不公造成的,而要从二者相互作用的角度去把握。基尼系数高是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现象,是片面的发展观和社会政策导致的结果。而只有创设公平的社会环境,才能使二者相得益彰,继而产生倍加效应。
        教育公平从微观上讲可分为机会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当前机会公平的问题是优质教育机会不公平,这对于处境不利地区和弱势群体十分不利;过程公平的问题是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和校际之间人、财、物的配置不公,差距不合理。结果公平的目标是使学生得到适合个性发展的平等的教育关怀,每个学生的潜能得到充分发展。
        十八届五中全会为教育公平建设指明了道路,在推进教育公平建设中,需要澄清和明确几个界线和关系:一是公平不是平均,二是公平不是划一,三是教育公平对不同类别教育的要求是有差别的,四是公平与效率、公平与质量不是对立而是兼顾的,五是教育公平的实现程度是相对的。
        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仍然是现阶段教育公平的优先发展任务,同时高中阶段和高等教育的相关政策要基于教育公平作以调整,教育公平需要特别关注处境不利地区和弱势群体。保证教育公平特别是确保基本公共教育服务的公平,政府负有主要责任,同时市场和社会也应该发挥积极作用,三者既要各有侧重又要通力合作。

        新形势下的中国社会政策和幸福民生(王春光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

     


        社会政策在构筑美好社会和发展民生事业中发挥关键作用。改革开放以来,1978-1994年实行的是双轨社会政策,1995-2003年实行的是残缺型社会政策,2003-2014年实行的是底线普惠型社会政策,社会政策走势是弱化单位制和计划性,迈向市场化和社会性。在改革中,由利益重新分配所引发的冲突破坏了互惠、融合和信任的社会政策原则。但保持“稳定”的社会政策没有顾及到这些方面,如此缺乏长远设计的价值取向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
        当下,我国社会在五个层面上正在转型,从乡村社会到城市社会,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封闭社会到开放社会,从伦理社会到契约社会。形成了GDP增长从高速到中高速,产业结构持续调整,内需开始高于外需,环境保护力度加大,发展成果惠及全社会等新趋势。这对就业、劳资关系、收入分配、城市产业结构、社会矛盾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对社会政策提出了新的挑战和机遇:人们对公正的要求更高,产业结构调整需要社会政策的更多支持,经济增速缓慢需要强化社会政策的预防和合作功能;社会福利不断提高,更多的人享受到了改革和发展的成果,社会服务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城市化、政府改革、区域发展、城乡一体化发展迅速,社会组织的发展获得了资源和空间。未来需要社会政策优先关注基础性、公平性和可持续性问题,从互惠社会的家庭保障到工业社会的国家保障,转向共享社会的社会多元保障,这是民生幸福建设和美好社会建设的基本路径。

        教育正义:从关注分配到关注承认(冯建军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

     


        分配正义是社会正义传统的理念,古代以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现代以罗尔斯为代表,分配正义追求公平,旨在实现社会资源的公平分配。社会资源的再分配就是要使社会弱势群体利益最大化。承认正义指向人与人之间的心理影响和关系,它通过矫正人对人的歧视、侮辱等实现主体间平等、尊重的关系。对承认正义而言,非正义的根源在于文化,其表现在非正义的社会符号、解释系统和交往模式。而社会正义既与分配有关,也与承认有关。解决双重不正义问题,需要二者协同合作。
        教育分配正义是分配正义在教育领域的运用和体现,它试图通过一种合理的社会制度,公平地分配教育资源和权利,使所有人平等地享有教育资源和教育权利。我国教育分配正义遵循的是自由平等、机会均等和弱势补偿的原则。但教育资源的分配正义不能代表教育正义,因为教育正义关注的是人的发展和自我实现。而分配正义只关注教育资源的分配,把人视为物品的受领者,而不考虑人在精神和文化上的需要。有鉴于此,我国目前在实现教育资源分配正义之后,必须关注教育中的承认正义。
        承认是个体之间平等基础上的相互认可、认同与确认,关注的是主体间平等的理想关系。教育承认关注微观教育活动和教育过程中人与人之间心理关系。教育承认正义是通过情感关怀、法律承认和社会尊重来使人获得自信、自尊和自豪,进而获得幸福。为实现承认正义,要恪守制度不歧视、不羞辱任何人的底线,如此才能让每个人都过上一种有尊严的教育伦理生活。

        智慧促进公平  创新提升幸福(陈琳 江苏师范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

     


        近年来我国教育公平状况提升很快,但也面临着提升公平的传统路数局限、可供提升教育公平的优质资源总量有限以及巨大投入后人们的满意度仍有限的“三限”困境。在世界教育走向智慧教育的大趋势下,摆脱“三限”的办法是探讨与信息时代相对应的新型教育公平之路,运用互联网思维智慧化地寻求以较小的投入实现更高水平、更高层次的公平:一是大力发展智慧型课程“众享名师”,使名师发生以一当百、以一当万的裂变效应,使教育发展为普遍优质,实现“天下名师皆我师”;二是以建立学分准入制度、诚信机制、学分星级标准制度为前提的“互认学分”,打破学校封闭性,形成教育竞争新格局,使教育倍增活力;三是适应由课程学习走向资源学习教育新常态的“公建资源”,在更大范围内动员和选择最为优秀人士建设优质资源,彰显大国优势和独特文化的特色。智慧路径的核心是突破立于地域以及学校的小农经济式、削峰填谷式、重硬轻软重物质轻信息的教育公平模式,实现全国范围的提升、发展、共享、融合,很好践行“创新、绿色、开放、协调、共享”的新发展观。
        当今世界,机器换人潮、软件替人潮、职业兴亡潮“三潮涌动”,要求赋予民生幸福以新内涵,造就创新创造之人是全民幸福指数持久提升之根本,这必然要求世界教育在创新人才培养方面寻求突破、走创新之路:一是教育理论创新,由知行合一走向“知行创”统一;二是模式创新,实施“学研创”模式,进行“创客式教育”;三是治理创新,建构大竞争平台,推出大激发举措,实施专业与学科的优胜劣汰,开展基于大数据以创新为考量的发展性评价。
        (王广禄  吴茜)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