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活动 > 学术大会
  • 苏北新型城镇化的战略思路与关键举措——省社科界第八届学术大会系列报道之十五


  • ——“苏北新型城镇化的战略思路与关键举措”学术聚焦综述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经济强、百姓富、环境美、社会文明程度高的新江苏”的要求,树立新型城镇化发展理念,推动江苏城镇化健康发展,2014年12月20日,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第八届学术大会“苏北新型城镇化的战略思路与关键举措”学术聚焦专场在江苏师范大学召开,来自省内外的3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会议,交流学术研究最新成果,为推动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建言献策。

     


         新型城镇化是实现苏北城镇化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产业和城镇融合发展,促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协调推进。江苏师范大学原校长任平教授在致辞中表示,当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进程的关键阶段,规划好、建设好和管理好这一阶段的城镇化是我国顺利规避中等收入陷阱、成功迈入高收入发展阶段的必然要求。必须加快转变城镇化发展方式,走以人为本、高效包容、可持续的新型城镇化道路。
        会议聚焦新型城镇化理论与实践的前沿动态、城镇化理论与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发达国家和地区城镇化成功实践及其对苏北的启示、江苏新型城镇化战略格局、苏北城乡发展一体化、苏北城市群资源整合及协同发展等议题,目的在于推动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理论与实践创新,树立新理念,促进苏北城镇化健康、有序、和谐、科学发展。
        与会学者认为,农民工市民化成本高、空间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城镇化效率低、资源环境约束增强、管理体制机制不完善,是新型城镇化发展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推动发展方式转型成为城镇化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苏北应当顺应以集约、智能、低碳、绿色为主要内涵的新一轮城镇化发展要求,创新城镇化发展道路,提升城镇化质量,加快由城市优先、高能耗、粗放式向城乡协调、低能耗、集约式转型;加快推动土地制度改革,完善土地政策,促进形成土地升值收益合理的分配机制;加快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及可持续、多元化的城镇化投融资机制;加快构建高效、生态化的城镇化空间格局;坚持“四化同步”,促进信息化和城镇化深度融合,推动城镇管理向智慧化、精细化方向发展。
        破解“三农”问题是促进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关键所在
        新型城镇化的核心任务是实现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破解“三农”问题是关键所在。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陈雯研究员认为,立足于苏北人口流出大于流入和素质相对较低的实际,推动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关键不在于外来人口市民化问题,而在于是否有产业能够吸引人口回流;不在于城镇化的水平高低,而在于城镇化与工业化、农业现代化是否协调发展;不在于中心城市的集聚规模有多大,而在于城市与乡村是否协调发展。要注重提升乡村价值,只有乡村健康发展才能为新型城镇化夯实基础。
        农业现代化是新型城镇化的基础和前提。扬州大学陆建飞教授认为,积极培育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是促进苏北农业发展方式转变的重大战略举措,应根据苏北各地农业主导产业发展的现实需要,尽快编制农业生产性服务发展规划,促进农业发展方式向依靠科技、组织和服务“三大创新”转变,为农村城镇化发展奠定坚实经济基础。
        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是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支撑。苏州大学夏永祥教授认为,苏州市城乡一体化发展道路的最大特色与亮点,在于重视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对于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具有重要的启示和借鉴意义。
        改革农地制度是新型城镇化发展绕不开的话题。江苏师范大学陈学法教授认为,加快苏北新型城镇化进程,要让进入城镇农民不放弃土地及相关权益;赋予农民更加完整的土地财产权,建立新型集体经济组织;改革征地及补偿制度,健全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增加农民致富资本是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根本所在。江苏省委党校冯治教授认为,农民致富资本包括经济资本、文化资本、政治资本等。增加经济资本让农民的口袋“鼓”起来,实现经济生活的富裕化;增加文化资本,让农民的脑袋“富”起来,实现文化生活的富裕化;增加政治资本,让农民的腰杆“硬”起来,实现政治生活的富裕化。把增加农民致富资本的过程与其向市民转变的过程统一起来。
        建设智慧城市是推动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战略方向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明确指出,智慧城市是提高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重要手段和途径,也是推动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战略方向。美国阿拉斯加大学安克雷奇分校曹勇教授认为,欧美国家把城市智慧化作为实现创新要达到零概念目标的重要途径。城市智慧化发展,是对城市空间更加集约化的有效利用,是对各种城市废弃物的智能化再循环和再利用,是为城市居民提供更加干净、健康、有序的生活环境。中国城市智慧化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尽管实施难度还较大,但这是未来城市发展的必然选择。通过建设智慧城市,加快完善城市智慧化发展所需要的各种平台和设施,减少资源浪费,可以有力推动城市可持续发展和节约集约型社会建设。在他看来,如何保持与城市各系统及子系统相适应的智慧化规模和速度,是中国建设智慧城市需要深切关注和探索的重点所在。
        “智慧城市的核心和关键是将ICT技术融入传统的基础设施,促进协同和整合,进而提升城市基础设施运营效率与服务质量。这包括改善城市功能、提高城市效率和提升城市竞争力,为解决城市贫困、社会剥夺、环境问题提供新的方式方法,有利于促进新型城镇化和城市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加快实现。”南京大学甄峰教授认为,建设智慧城市有助于推动苏北城市基础设施整合和城市产业发展转型,强化城乡及城市间联系、实现精细化治理,推进集约、智能、绿色、低碳、人本的新型城镇化发展。
    优化空间格局是推进苏北新型城镇化协调发展的重要手段
        与会学者高度重视苏北城镇化在更大区域乃至国家战略层面的发展定位问题。江苏师范大学沈正平教授提出打造淮海城市群,通过聚合、整合、辐射、引领等四种作用,优化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格局。东南大学王兴平教授提出加强苏皖两省合作,建设宁徐蚌淮高铁-运河新型城镇化示范带,衔接国家实施“两带(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一区(上海自贸区)”战略。江苏师范大学范文国博士认为,加快苏北城镇化转型发展需要向其薄弱地区、薄弱领域和薄弱环节提供相应的支持政策。
      
     

     

    附:“苏北新型城镇化的战略思路与关键举措”学术聚焦主题发言专家观点:


    对新型城镇化实践的观察与思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巡视员  林家彬研究员

     


        根据最近一个时期我们对各级政府推进新型城镇化工作实践的观察,发现当前我国新型城镇化发展还存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意愿错配,即大城市中的“入户难”与中小城市中的“不愿入”并存,“市民化成本”过高,中西部地区城镇化的内生动力不足,以土地经营和房地产开发为重点的城镇化存有潜在风险等矛盾和问题。进一步推动新型城镇化发展,一是引导各级政府牢固树立正确的城镇化发展观。具体措施包括:完善新型城镇化评价指标体系;建立城镇化发展的分类指导机制;阶段性调整城镇化发展任务。二是分类分项、逐级逐步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三是建立多元化、可持续的城镇化投融资机制。从盘活财政存量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积极稳妥吸引社会资本以及合理发挥金融杠杆等三个方面,构建多元化、可持续的城镇化投融资体制,为新型城镇化发展提供扎实的资金保障。

     

    新型城镇化破解城市用地之困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  牛凤瑞研究员

     


        当前我国城市化用地不仅面临着土地资源相对稀缺的硬约束,而且面临着思想认识、土地制度、用地政策和土地权益保护等多方面的软约束。新型城镇化不仅为土地理论创新提供了思维空间,而且为土地制度、科技、机制创新提供了广阔平台。一是新型城镇化拓展土地理论空间。二是新型城镇化撬动土地制度改革。三是新型城镇化推进用地政策调整。城乡居民公平分享发展成果的新型城镇化不仅为城乡建设用地的空间置换、满足城市化用地政策提供了依据,而且为农业规模经营和农业现代化提供了前提。四是新型城镇化促进土地升值收益合理分配机制的形成。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为构建合理的城市土地收益分配机制提供了新的视角。五是新型城镇化推动土地财政改进。快速城市化时期较高的土地财政收入是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财力保障,是一种社会再分配关系。当前土地财政不是取消问题,而是如何改进、完善、阳光透明、提高使用效率问题。

     

    立足苏北人口实际确定新型城镇化发展重点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区域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主任  陈雯研究员

     


        苏北地区人口流出大于流入,近年来户籍人口虽有增长,但人口外流状况并没有明显改变。同时,苏北人口素质相对较低。推进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应当做好以下三个重点领域工作:一是就业与城镇化容量。农业现代化是基础,农村必须保留满足土地充分耕作的劳动力,是城镇化供给的底线。工业化保障就业需求,是城镇化需求的高线。二是人口市民化的户籍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既要统筹考虑,又要因地制宜、区别对待。对苏北而言,建议实施零门槛的落户政策,根据产业岗位提供与需求状况,建立外来人口市民化的职业准入型鼓励政策。三是乡村价值提升。乡村是农业、田园生态、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人口蓄水池。要通过三次产业协同发展,提升农村价值;通过培训与教育,提升村民价值;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改善人居环境,提升村庄价值。

     

    中国城镇化转型发展的重点任务
    南开大学城市与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  江曼琦教授

     


        我国城镇化的战略方向是转型发展,实现从不完全城镇化(半)走向完全的城镇化,从不同步城镇化走向同步的城镇化,从低效城镇化走向高效的城镇化,从伪城镇化走向真正的城镇化。其重点任务包括:一是构建高效、生态化的城市化空间格局。要引入紧缩城市、城市更新、精明增长等先进的城市发展理念,提高城市空间的利用效率。二是采用绿色、低碳的城镇化发展方式。要把生态文明理念和原则全面融入城镇化全过程。三是要以户籍和土地制度改革为突破口,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四是通过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新型工业化和信息化“四化”的良性互动,夯实城镇化健康发展的经济基础。五是以信息技术改造和管理城市,推动城市管理精细化方向发展。信息化和城镇化深度融合,建设智慧城镇,使人们生活工作更加方便快捷,城市运转更高效、更敏捷、更低碳。

     

    深化财政改革推进新型城镇化
    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  王志凯教授

     

        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一直是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中国财政改革的重要目标。新型城镇化必将带来大规模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这有助于推进中国公共服务均等化,缓解市场经济带来的区域差距、城乡差距,缓和收入分配不公,发挥公共财政体系效用。财政改革要有利于国内跨区域发展和一体化市场发育,税收激励效应要促进传统产业在新型城镇化中有所作为,财政补贴及转移支付要引导新型城镇化的产业、人口集聚。当然,这并非说不要发展智慧产业、智慧城镇。运用信息化改造提升非农产业和农业产业化经营,提升城镇管理、服务和运营质量,也是财政改革与新型城镇化必须关注的方向。

     

    打造淮海城市群  优化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格局
    江苏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院长  沈正平教授


        由徐州、连云港、宿迁、济宁、枣庄、商丘、淮北、宿州8市组成的淮海城市群,处于我国“一带一路”的交汇之地,是我国新型城镇化战略格局的重要支撑。打造淮海城市群对于优化苏北新型城镇化发展格局具有四方面作用:一是依托主要交通通道构建“三纵三横”的区域新型城镇化格局,利于发挥其对区域发展的聚合效应。二是围绕构建淮海城市群现代产业体系,促进各城市产业合理分工,引导产业向“点—轴”集聚。三是增强徐州作为全国重要的区域性中心城市的辐射功能,大力提高沿东陇海城镇带和沿海城镇带发展水平,进一步壮大盐城、淮安、宿迁及苏北各县(市)等主要节点城市规模,完善城市功能,推进形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合理布局。四是以打造国家战略层面的淮海城市群为目标,建立和完善跨区域城市发展协调机制,提升淮海城市群整体发展水平。


    新型城镇化理念与徐州城市发展转型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  冯健副教授


        新型城镇化强调“以人为本、尊重自然、传承历史、绿色低碳”的发展理念,需要把这些理念、目标真正融入到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全过程。新型城镇化发展离不开区域性中心城市的辐射和带动。徐州是苏北、淮海经济区的中心城市,要在区域新型城镇化发展中继续发挥重要的示范与引领作用。徐州城市总体规划的核心理念是“山环城,城环山,山水相连”。推进新型城镇化,徐州就必须实现城市转型发展。

     

    他山之石:苏州市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经验与启示
    苏州大学中国农村城镇化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夏永祥教授


        近年来,在全国各地多样化的城乡一体化发展道路中,地处东部发达地区的“苏州道路”独具特色。重视发挥集体经济的重要作用是苏州市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最大特色与亮点,这对于包括苏北在内的我国其他地区具有重要的启示和借鉴价值。一是充分重视发挥集体经济的作用。二是以股份合作社作为集体经济的实现形式。三是集体经济以行政村级层次为宜。四是完善内外部管理制度,真正实现集体经济的民主管理。

        (江苏师范大学淮海发展研究院整理)



社科联微信

社科联微博

关闭